发条娱乐龙虎大战规律

  • <tr id='2MYybG'><strong id='2MYybG'></strong><small id='2MYybG'></small><button id='2MYybG'></button><li id='2MYybG'><noscript id='2MYybG'><big id='2MYybG'></big><dt id='2MYybG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2MYybG'><option id='2MYybG'><table id='2MYybG'><blockquote id='2MYybG'><tbody id='2MYybG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2MYybG'></u><kbd id='2MYybG'><kbd id='2MYybG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2MYybG'><strong id='2MYybG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2MYybG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2MYybG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2MYybG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2MYybG'><em id='2MYybG'></em><td id='2MYybG'><div id='2MYybG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2MYybG'><big id='2MYybG'><big id='2MYybG'></big><legend id='2MYybG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2MYybG'><div id='2MYybG'><ins id='2MYybG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2MYybG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2MYybG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2MYybG'><q id='2MYybG'><noscript id='2MYybG'></noscript><dt id='2MYybG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2MYybG'><i id='2MYybG'></i>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   

                高校輔〖導員勸架致人受傷 說法:輔導員處置不當存過錯 學校承擔主要責【任

                更新時間 2019年07月23日

                本報訊 記者李書賢報道:看到兩名學生在外∴吵架,輔導員上前勸架,不料將兩人分開√時發生意外,其中一人摔倒在地陷入昏厥。輔導員※對此意外是否應該擔責?學校又是否要因此予以賠償?對此,南昌市師範學院教授肖良平教授進行了解析。

                [案例]高校輔■導員路上勸架發生意外

                高某是一高校大四學生,2016年上半年在校內交了女朋友申某,當年10月兩人分手。12月底,高某約朋友及申某外出吃飯,22時許,申某要求回寢室,高某不◎同意,於是申某趁高某與朋友喝酒時找機會回宿舍。結果在宿舍門@口遇上追上來的高某,兩人僵持爭吵時,申々某所在班級的輔導員劉某恰好路過,看到申某和一陌生男子發生糾紛,便上前欲將兩人分開♀,高某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往後退了幾步摔倒在ㄨ地昏厥,被送至醫院救治。事後,高某家人起訴劉某和學校,認為校方沒〇有盡到管理職責。

                [說法]輔導員處置不當 學校應擔責

                對此,南昌市師範學院教授肖良平認↓為,這是一起因混合過錯而導致的學生人身傷害事故。

                首先,學校對高某的人身傷害事故承♀擔主要責任。劉某作為一◥名輔導員,在得知班上學生申某遇有危險時即刻出面處理,是認∮真負責、勇於擔當的履職行為,其行≡為值得肯定。但劉某沒〓有及時通知學校保衛處的工作人員介入處◥理,劉某的不當處置行為是導致高某受傷的直接原因,其在此次事故中存在過錯。根據《江西省學校學生人身傷害事故預防與處理條例》第四@ 十四條規定及《侵權責∏任法》第三十四條規定,因劉某的過錯所產生的侵權責任,應當由其工作單位來承擔。因此,學校對高某的人身傷害事↘故承擔主要責任。

                其次,高某因其自身過錯對人身傷害事故承擔次要責任。《侵權責任法》第二十六條規定:“被侵權人對損害的發生也有過錯的,可以減輕侵權人的責任。”本案中,高某強行阻攔申某回寢室,從而致使申某向其輔導員劉某求救。高某的上述不當行為是導致此次事故發生的起因;且高某在事故發生前喝了◇酒,其身體保持平衡的能力降低,從而致使其更容易⌒摔倒受傷。高某本人對此次事故的發生也存在一定過錯,所以應當對其自身損失承擔次要責任。


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 稿源:新法制報 文章作者: 點擊數:
                返回首頁】【關閉







                本網站由龙虎大战app主辦,江西省教育管理信息中心制作維護
                地址:南昌市紅角洲贛江南大道2888號江西教育發展大廈
                嚴禁復制、鏡像。備案序號:贛ICP備05005890號